duckduckduck

💜朴智旻💜金泰亨💜安喜延💜

争取这周更文,卡文了「被打


这是什么信息素杀人级别的核级女alpha

《草莓蛋糕与走失的猫》Vmin

   朴智旻以为金泰亨只是自己生命中的匆匆过客,

   能见到他已是自己最大的幸运,

   却不知惊喜接踵而至

   第一次见到金泰亨真人后的第二天,同一时间,朴智旻再次看到了金泰亨映在玻璃门上的身影。

   “蛋糕很好吃。”

    朴智旻记得,金泰亨说这句话的时候是笑着的,

    眼睛亮亮的,很好看。

  

    此后每天的凌晨十二点,朴智旻都开着店。

    金泰亨有时会和朴智旻闲聊一两句,无非都是有关电台的话题。

    金泰亨偶尔会带着一只叫chimmy的猫来店里,他好像很喜欢chimmy,总会给它买一块豆腐大小的面包,轻轻地用手撕成薄薄的几片,哄着喂它。

   

   朴智旻和金泰亨, 说不上是朋友,也不是陌生人,若有若无的界限隔开了两颗心。

   

   朴智旻与金泰亨的交情似一条小溪,静静地流过了两个春夏秋冬。

   

    冬天,这座小城飘起了雪

    街道的店铺门前摆着一棵棵圣诞树,或大或小,上面挂满了拐杖糖和红袜子。

    金泰亨破天荒地在白天去了朴智旻的店。朴智旻正装饰着重新刷过的白墙,听见门口的铃铛声,转头便看到了似乎焦急的金泰亨,既惊喜又惊讶。

    “咦?泰亨你不在家里睡觉吗?”朴智旻停下手中的工作,为金泰亨倒了一杯热水。

    “嗯……智旻啊,圣诞节那天要麻烦你照顾一下chimmy了……有个同事请假了,所以……嗯……我有两档电台节目要播……”金泰亨双手捂着杯子,有些抱歉地看了看朴智旻。

    “可以啊没问题,我肯定帮你把胖chimmy照顾得舒舒服服的!”朴智旻听罢,一脸轻松地答应了。

   

    

    “智旻啊,chimmy就拜托你了,”金泰亨将怀里的白猫咪放进了朴智旻事先准备好的小窝,“我去上班了。”他转身打开店门,朴智旻看着金泰亨的背影,忽然大喊一声“圣诞节快乐”,金泰亨被这吼得突如其来的一嗓子吓得停下了脚步,回过头去,

    “嗯,你也圣诞节快乐”

   

    “胖chimmy呐,你可要乖乖的噢,”朴智旻蹲下来,用手揉着chimmy肉乎乎的肚皮,“今天客人会很多,你千万不能乱跑喔。”chimmy慵懒地趴在软垫上,朴智旻轻声哄着它,。“喵~”它不情不愿地扭动着胖胖的身子,朴智旻有些不放心地摸了摸它毛绒绒的头,起身离开厨房。

   

    从早晨到夜晚,前来购买蛋糕的人络绎不绝,柜台中的甜点空了又满,满了又空。即使是在十二月的深冬季节,朴智旻因为在收银台和厨房之间奔来跑去,额头上凝了一层薄薄的汗,店门也干脆一直敞开着,店里的暖气和街上的寒冷交汇融合,时不时有几片雪花随风落在地板上,融化成水,不一会儿地板上就湿答答的了。客人们来来往往,手上提了一盒盒蛋糕,准备与家人一同品尝冬日里的幸福与甜蜜。

    朴智旻疲惫而又快乐地忙碌着,根本顾不上在角落里的猫窝了。

    “呼——”看见店外的天空渐渐暗了下来,客人也愈来愈稀少,朴智旻擦好桌椅,把地上的水拖干,前一天熬夜烘培蛋糕的他本就不大精神,经过一天的劳累后更是疲乏了,架不住困倦,便趴在收银台前小憩了几分钟,忽然想起金泰亨托付给自己照顾的chimmy,强睁着沉重的眼皮去了厨房。

    朴智旻伸手去摸猫窝里的chimmy,却扑了个空,手上没有预想到的毛绒触感,混混沌沌的头脑瞬间没了睡意,取而代之的是恐惧与慌乱。

    “chimmy?”朴智旻在空无一人的厨房里叫唤着,发软的双脚不住地颤抖,“chimmy呐?”他找遍了店里的每个角落,甚至连放着面粉和奶油的柜子也一一寻过了,依然没有见到那一抹洁白的身影。

    不好的猜测涌上心头。随时间一点一点流逝,这个猜测变成了肯定,朴智旻却不肯,也不敢去面对,似未曾修剪的杂草缠绕着心脏和肺,疼痛、窒息感侵袭着。

     朴智旻简直可以想象到金泰亨下班后来到店里,得知自己弄丢了他喜爱的猫,脸上该是会有多伤心和失望。朴智旻不敢再往下想,无尽的自责占据了他,像夜晚的黑暗,浓稠得化不开。

     他决定必须要把chimmy找回来。

     “您好,请问您有见过一只白白胖胖的猫吗?”

     “很抱歉打扰您,我想问一下您有看到一只白色的猫吗?”

     朴智旻询问旁边一些店铺的工作人员,得到的无非是诸如“不清楚”“没有”之类的回答。

     不死心的他终究还是放弃了。

     他搂紧披在身上的大衣,形单影只地走着。擦肩而过的陌生人和朋友说说笑笑,斑斓的灯光照亮了整座城,这个冬天都因为圣诞节而不那么单调了。只是似乎周围的一切都与自己毫无关系,像是蓬勃的春天里一只死去的孤鸟。

     朝夕相处了一年多的城市忽然变得陌生,喜欢了那么久的心上人,自己小心翼翼捧在手心里维持着的那份平淡的交情,都在一瞬间支离破碎了。

     深夜的十二点,那家小小的甜品店也随黑暗熄了灯。

    To  Be  Continued

    ps:鸽了很久,抱歉抱歉

《草莓蛋糕与走失的猫》电台主播泰 X 甜品店店主旻

        夜深了

喧闹的城市在黑暗中沉沉睡去

        一家小小的甜品店亮起了灯

       “听众朋友们晚上好,我是酒舞FM主播金泰亨,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故事是......”朴智旻打开了柜台上的收音机,低沉的嗓音像一条涓涓细流,在不大的甜品店里漫延开来。

        他最期待的时刻就是每天晚上十一点的深夜电台

        收音机里平淡如水却令人潸然泪下的小故事

        静静地叙说着一个个故事的他的声音

        还有他下班后准时出现在店门口的身影

        收音机里的声音连续不断,墙上的钟滴滴答答。
        时针与分针在数字12处重叠。

        “今天的故事就到这里,感谢您的收听,我是主播金泰亨,我们明晚再见。”朴智旻按下了收音机开关,本就没有客人的甜品店又回到了沉默。

        朴智旻趴在桌子上,有些困倦,便微闭着眼,等待他的到来。

       “叮啷——”店里的铃铛忽然响起。

       一位高大的男人抱着猫打开了店门。朴智旻从睡意中清醒,眼睛一弯,整齐洁白的牙齿露出来,像孩子得到喜爱的玩具般纯净的笑容在白白嫩嫩的脸上绽放。

       “金泰亨,你来啦!”

       “嗯,我还是照旧。”金泰亨见糯米团子开心得都看不见眼睛了,不禁笑出了声。

       朴智旻小碎步跑去厨房拿冰了很久的草莓蛋糕。

       “你要快点吃哦,不然很快就会融化了。”朴智旻小心翼翼地把草莓蛋糕用精致的盒子装好,轻轻置在收银台上。

        “明晚要讲什么故事啊?”朴智旻一边敲着收银机的键盘,一边看向低头逗弄着怀里猫咪的金泰亨。

        “不能说哦。”

        “是秘密。”

        金泰亨付好了钱,一手抱着猫,又拿起蛋糕盒子,神秘地朝朴智旻笑着。

        “chimmy呐,我们回家吧。”

        店门打开,又关上,金泰亨的背影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中。

        朴智旻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生与死
        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
        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你在下午四点钟来,那我从三点开始就会感到高兴”

         朴智旻的心思正如《小王子》里的那句话,金泰亨十二点下班,他十点就开始高兴。

         那为什么还早了一个小时呢?

         因为十一点就可以听见金泰亨的声音了呀。

        

         朴智旻没有谈过恋爱,也不知道要怎么向喜欢的人告白。

         他只知道自己的心上人喜欢甜,喜欢草莓,是一位电台主播,长得很好看,声音也好听,还有一只胖胖的白猫。

         朴智旻真的很奇怪,明明除此之外并不了解金泰亨半分,却无可救药地爱上了这个与自己的唯一交集,是来店里买草莓蛋糕时,偶尔有一两句攀谈的人。

         朴智旻生得干干净净,微微下垂的眼眸里永远闪着孩童般天真的光,粉红的嘴唇总是无意识地嘟着,有些卷的棕发蓬松地耷拉着,生气的时候脸颊上的肉鼓鼓的,果冻似的小嘴一张一合。活像一个糯米团子,又或者是一只爱撒娇的小胖猫。

        

         他从来都是被别人喜欢,从未喜欢过任何人。

         直到遇见了金泰亨。

        

        记得一年前,朴智旻刚开甜品店,凭着自己嫩得能掐出水的可爱脸蛋和软软糯糯的声音,这家店的生意也有模有样。

         情人节,人们都早早地下班回家与自己的伴侣共度美好时光了,晚上,朴智旻见没什么客人,又没什么事可做,就搬出开店前担心没人来买蛋糕自己会觉得无聊而买的木制收音机。

         朴智旻趴在桌子上,调换着一个又一个电台,听听时事新闻,再欣赏一会儿音乐,不知不觉就十一点了。该打烊了,朴智旻想着,正准备关掉收音机时,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钻入了他的耳膜。

         “听众朋友们晚上好,我是酒舞FM主播金泰亨。”

         说起来也幼稚,朴智旻竟然对这个声音一“听”钟情了。

         他第一次知道心动的感觉。

         一颗平静了二十多年的心脏为一个素未谋面的人忽然剧烈跳动。

        

         自那天起,朴智旻每天晚上十一点都开着收音机,等待着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听着听着,朴智旻开始想象那个声音的主人是什么样的。

        

         一定是个温柔的人。

        

         那天是圣诞节,朴智旻照旧开着店,伏在柜台上,听深夜电台。

         也许是前一天熬夜做蛋糕做得太晚了,朴智旻再也支架不住侵袭而来的困意,还未关收音机,便睡着了。

          “叮啷——”店门上的铃铛因门开合而摇晃,一阵冷风夹着雪吹进开着暖气的店里,朴智旻还在睡梦中。

          “您好?请问有草莓蛋糕吗?”进来的人俯下身用手轻轻地拍了拍朴智旻的肩膀。

          “您好?”那人见朴智旻毫无反应,又戳戳朴智旻因枕在手臂上睡觉而嘟出来的肉。

          “唔……”朴智旻揉揉眼,

          “你要买什么蛋糕?”刚睡醒的朴智旻懵懵的,软软糯糯的声音更加可爱了。

          “草莓蛋糕,谢谢。”

         听到眼前这个高高瘦瘦的男人的声音,还似醒未醒的朴智旻瞬间没了睡意——

         天啊!!这不是自己魂牵梦萦的声音吗??!!

         会不会是自己听错了呢?

         朴智旻被惊得呆住了,一时忘了给这位客人拿草莓蛋糕,只是瞪大了眼睛。

         “啊……您怎么了吗?是不太舒服吗?需要帮忙吗?”客人倒也不生气,笑语盈盈地用手在朴智旻眼前晃了晃。

          不,没有听错,确实是他的声音,听了大半年的深夜电台,不可能听错。

          “啊?嗯……嗯嗯……抱歉,请稍等。”朴智旻好不容易从震惊中缓过来,下意识用手背蹭蹭脸,发现自己脸烧得火辣辣的,连忙溜进厨房。

         啊啊啊!!

         不仅声音好听,脸蛋简直就是历代级的美貌啊!!

         朴智旻在心中无声地呐喊着。

         快速地包装好一块草莓蛋糕后,朴智旻在金泰亨付钱时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

        “你是金泰亨吗?”

         客人微怔,没有回答问题,笑笑

        “你也是酒舞FM的听众吗?”

        “嗯……我是金泰亨的粉丝……”朴智旻不敢与他对视,害羞地低下了头。

        “谢谢你的喜欢,我是金泰亨哦”

         他推开了店门,寒风和雪花飘进店里。

         凌晨一点。

         看着金泰亨走进黑暗中,朴智旻情不自禁地眉眼弯弯,脸挂上了笑容。

         果然是个很温柔的人呢。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