锈绣骨鸭

一輛被屏蔽的小破車
發了兩次
很難受

🌺☕️.one.

   夜色漸黑,嘈雜的都市變得安靜,月光如水銀一般傾瀉于大地
   在看似平靜的夜晚中
   狂歡
   其實才剛剛開始

   一個身穿包臀短裙,臉上畫著濃妝的女人輕輕推開酒吧的門,腳上一雙高跟鞋在瓷磚上清脆作響。
  
   酒吧裏充斥著各種信息素,曖昧的呻吟與人的慾望,如此骯髒,又如此令人上癮。

   “小姐,請問您需要喝些什麽酒?”
   “不需要,謝謝。”
   她來到吧台前坐下,卻沒有點任何酒,只是用那雙嬌媚的狐狸眼盯著酒保,深邃的眼眸令人捉摸不透她心裏在想什麼壞主意。
    酒保似乎早已感受到了眼前這位性感尤物炙熱的視線,但並沒有作聲。
    其實這樣尷尬的情景已不是第一次了,幾乎每天晚上十一點,那位小姐都會準時到酒吧,穿著各種性感卻又不會讓人覺得低俗的衣服,在吧台前看著酒保,一聲不吭。
    也許是因為酒保的臉。他的確長得很好看,在有些昏暗的燈光下五官被勾勒出分明的稜角,像古希臘時期的雕塑。
   
     酒保看到小姐的嘴唇張開又閉合,好像在對他說些什麼,但酒吧裏實在太吵,他便湊近了小姐。
     “您剛剛在說話嗎?”
     “是啊。”

     “我們做吧。”

     小姐貼近了他,性感沙啞的聲音鉆入他的耳朵,還故意吹著熱氣,似乎在挑衅他。
     他望著她迷離的眼神和莫名潮紅的臉,挑眉。
     呵,發情期到了。
     他輕笑,眯起好看的眼睛。
     “小姐,您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預告
《薔薇咖啡》abo設定
薔薇香Alpha&咖啡味Alpha
Hani  and   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