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鬼蛇神.

小学生文笔
小学生写作逻辑
凑合着看吧

《温柔》 金硕珍x安喜延(中长篇剧情较拖)

   安喜延觉得自己的脸红得快烧起来了,连找室友这回事都忘得一干二净,漫无目的地在教学楼里走来走去,金硕珍的声音似乎在耳边一遍又一遍回荡,脑海里全是他勾人的一颦一笑。

   好在冬天还未完全消失,一阵带着花香的冷风穿过走廊,平复了安喜延快速的心跳和激动的心情。冷静下来的安喜延提着书包,慢慢地走向教室。

    时间还早,教室里没什么人,安喜延从书包里掏出手机,兴致勃勃地刷着聊天室的记录。忽然,“金硕珍”这个三个字映入视网膜,她不禁瞪大了眼睛,看到聊天室里的女学生们在谈论他,自己也忍不住格外仔细地浏览她们的

聊天记录。

    “哎哎哎,各位,我今天看到他了,长得超级帅的说!”

    “啧,你就好咯,我天天蹲他都见不到。”

    “欸……你们说,金学长他有没有女朋友啊”

    “咦?这个我们不清楚耶……”

    “他应该没有女朋友吧,人家可是学生会会长呢,典型好学生,哪里会谈恋爱。”

    “啊?!!这样吗?!!那我岂不是没机会了?55555”

    “还想当会长女朋友?做梦吧哈哈”  

     ......

    安喜延入迷地看着那些学姐和学妹们的聊天,专注得连老师进来都不知道,直到旁边的同学用胳膊肘捅了捅她紧握手机的手才恋恋不舍地把手机放进书包。

    

  (many minutes later )   


    “呼—终于结束上午的课了”安喜延暗自庆幸,下课铃一响便拽着书包跑出了教室。

      即使早餐吃了不少,胃口如无底洞的她也饿得肚子咕噜咕噜叫了,一进食堂就闻到一股饭菜的香味,迫不及待地想吃饭,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至窗口前,付完钱就找了一个位子坐下。

      但安喜延很反常地没有埋头吃饭,而是一边吃一边用余光瞄着食堂门口,像是在寻找什么似的。“是他!”安喜延看到顶着一头淡金发的金硕珍从外面进来,差点激动地喊出来。不过很奇怪,安喜延的心跳又开始变得急促起来,抓着筷子的手也开始冒汗,毋庸置疑,她的脸肯定像早上那样红得不得了。

      金硕珍也看见了安喜延,朝着她招了招手。但只是这一个简单的招手,却令安喜延更加紧张了,她躲闪着金硕珍看过来的目光,把头低得不能再低地扒着碗里的米饭。

      “奇怪,太奇怪了,怎么自从早上一见到他就开始紧张呢,真的很不安啊……是暗恋吗?”暗恋?!!安喜延被自己可怕的想法吓到了,“不可能的吧,我怎么会对一个才刚见面不久甚至一点都不了解的男生一见钟情呢,不,绝对不可能。”快速地吃完剩下的午饭,安喜延又偷偷地瞟了一眼不远处在吃饭的金硕珍,低着头走出了嘈杂的食堂。




《温柔》 金硕珍(温柔年下攻)×安喜延(大大咧咧傻气受)(92line)

      三月的春天,枝头的樱花悄悄绽开,一树的粉白,似乎连旁边驶过的列车也染上了花香,空气里都弥漫着甜甜的气息。

   “真好呢,是温暖的春天啊。”刚刚睡醒的安喜延看着窗外,伸了一个懒腰,嗅到了从校道的樱花树上飘来的淡淡香味。“嘿!别看了,快去刷牙然后去食堂吃早餐,晚了可就没得吃了啊。”室友拍了拍呆坐着的安喜延,“噢噢噢,好。”安喜延才想起来今天是升上大二的第一天,立马没了睡意,抱着洗脸盆就跑进了卫生间。

     “好了,走吧。”洗漱完,安喜延一把抓起书包,和不停催促她的室友冲下宿舍楼,向不远处的食堂跑去。

        虽然才早上七点左右,但是宽敞的食堂已人声鼎沸。气喘吁吁的安喜延眯起忘记戴隐形眼镜的近视眼左顾右盼。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列较少人排队的窗口前,正准备回头大声告诉室友,却发现和刚刚还扯着自己衣袖的室友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走散了。“算了,一会儿吃完早餐再找她吧。”安喜延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点了一份早餐,付完钱便托着餐盘坐在了一个空位上。

        安喜延埋头喝着白粥,一个有些沙哑又充满了温柔的声音响起:“你好啊同学,这里应该没有人吧?不介意我坐在这儿吧?”安喜延一抬头,撞上了一双乌黑深邃的眼眸,一时竟然看呆了,支支吾吾地小声回答“哈,当......当然不介意,请坐吧。”

        那个的男生长得真好看啊,淡金色的头发衬得皮肤更加白皙,高挺的鼻梁,浓浓的眉毛,一双晶莹的大眼睛,标准的瓜子脸,还有......那红樱桃似的小嘴巴,眉目清秀得简直是下凡人间的天使。安喜延一边大口吞着早餐,一边偷偷地看着这位坐在自己对面的男生,心里不停地赞叹男生精致的长相。

    “谢谢你啊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啊?”一直低头吃面包的男生突然抬头,用他那双好看的眼睛看着安喜延,“啊?嗯......不客气,我叫安喜延,刚上大二。”安喜延正看得出神,被突如其来的感谢和询问吓了一跳。“真巧,我也刚上大二,我是金硕珍,学生会会长。”金硕珍嘴角微微勾起,脸上荡漾着如春天般温暖的笑容。

      “啊啊啊啊啊,这个笑犯规了啊!!‘’安喜延在心里咆哮着,脸不由自主地红了,紧张地抓着空空如也的餐盘,“原.......原来是学生会会长啊,好......好厉害,内个......再见。”安喜延忽然起身,结巴地向金硕珍道别后,把餐盘和餐具放好,便头也不回地跑开了。

        “咦?真是奇怪的人呢......”金硕珍看着渐渐远去的安喜延的背影,默默地想。